用攝影找回初心|歐文・布魯門菲爾德

20世紀最著名也是最賺錢的攝影師之一


文/鄧博仁 

@Erwin Blumenfeld


在政府一再呼籲「暫時不要做人與人的連結」的同時,我想起一位作品常與自己內心連結的攝影大師歐文•布魯門菲爾德(Erwin Blumenfeld,1897─1969)。他出生於德國柏林,出生時攝影術剛發明不到60年,10歲開始就成為業餘攝影愛好者,並在達達主義的影響下,進行過抽象的拼貼畫實驗。他生長的年代,拍照得很精準的一張張地拍,看起來很超現實的照片,都得用心準備道具或用攝影技巧完成。年輕時,他對文學、詩歌和短篇小說非常感興趣,做了許多蒙太奇和拼貼作品,這些作品都包含一些文字片段,他把名字、概念和地點組合起來,創造出具有諷刺性和挑釁性的標題,還經常用信紙做為背景,保留大量的留白,算是一位「勞作」能力很強的「文青」。他敢於實驗和創新,創作了包括素描、拼帖畫、名人肖像照,以及著名的黑白和彩色時裝攝影等大量作品,30出頭即展露頭角。活躍於上個世紀30至60年代,對社會和政治狀態有著獨特的見解,是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攝影師之一。


@Erwin Blumenfeld


因疫情關係,學校被迫採遠距教學,在台科大第二次遠距教學時,請同學們報告《向大師致敬》,每位同學喜好的差距很大,但這是好事,在大家報告同時,我也提出了這位攝影大師歐文•布魯門菲爾德來跟他們分享。布魯門菲爾德的創作常與自己內心連結,他把想說的話放在作品裡,作品靈感來自生活和自我想像力,使用鉛筆、墨水、水彩或彩色鉛筆,來完成粗糙的卡通畫和諷刺漫畫,當時的他完全被繪畫的特性和表現方式所深深吸引,為此也激發了他內心頑皮的另一 面。





@Erwin Blumenfeld


10歲時的布魯門菲爾德(1907年),從叔叔那裡得到人生的第一台相機,開始以自己為拍攝對象,拍下了他童年的第一張照片,持續自拍直到生命殞落。他的自拍像不似展現虛榮心的拍攝手法,大多是好玩的實驗,有面具、模型,還有小牛頭等其他怪誕的物體,都被用來當作自拍時的道具,創造出詼諧怪誕的形象。


@Erwin Blumenfeld


布魯門菲爾德在專業攝影領域的第一步是拍攝肖像照,起步不算太早,約莫30歲(1920年代初)在阿姆斯特丹開始「邊做邊學」,在那裡他開了一家女士手提包店,利用商店後面的暗房幫客人拍攝和製作照片。儘管他在阿姆斯特丹生活期間已經與巴黎的雜誌有過接觸,但在他1936年搬到巴黎後,才正式宣告做為一名時尚攝影師職業生涯的開始,當時大約40歲。1930年代末他在法國出版發表的作品,提昇了他成為現代主義攝影師的地位,並引起英國攝影師塞西爾•比頓(Cecil Beaton,1904─1980)的注意,他幫助布魯門菲爾德與法國版《Vogue》雜誌簽訂了第一份合約,後來又成為《Bazaar》巴黎版的時裝攝影師。「歐文的作品比時裝照更棒!更嚴肅!也更具挑逗性!」塞西爾•比頓如此地讚美。




@Erwin Blumenfeld


歐文•布魯門菲爾德的時尚攝影以超現實主義的風格聞明,抽象、變形、出乎意料的構圖,通常帶給觀者視覺強大的衝擊,他總是能利用負片效果和多重曝光,來創造出絕妙的構圖以及夢幻般的色彩組合。無論是超模還是明星,只要進入了他的鏡頭,他都會盡力讓他們按照自己的構思設定來拍攝,以達到充滿雕塑感和抽象感的畫面風格,並且他從不採用角色扮演等特殊的主題方式。這也正是他的作品能夠在同期脫穎而出的特色與優勢。



【向大師致敬 同學的無限想像】




再來說說台科大「向大師致敬」課程特別的地方,首先分享大家耳熟能詳的英國時尚攝影師Tim Walker,他的作品以童話般的奇幻風格聞名,擅長透過誇張的道具與華麗布景,營造充滿視覺張力的現實中的超現實氛圍。郭慧中、張芷瑜、李旻珍、薛羽涵、朱芷萱、柯采瑜、黃子嘉這組報告中,找出原來大師也有他心中的大師,Tim Walker曾經做過一張作品向德裔美國時尚攝影師霍斯特•P•霍斯特(Horst P. Horst)致敬。他們並以「巨大的裝置、造景」、「他山之石」、「夢幻」、「浪漫」、「低飽和度的色彩」、「純粹濃郁的色彩」、「故事情境」、「奇幻場景」、「超大廣角」、「復古」、「時裝」等9大主題來分析Tim Walker的作品特色,並做了兩張作品向大師致敬,其中一張刻意顛覆了原本的構圖,改用黑色口罩來呈現原本照片中黑色高領遮住嘴巴、鼻子的形象,呼應著當今疫情嚴峻的生活情節。








另一組同學王芊茵、朱訓宏、呂垠廷、曾祥定、歐謹瑄、蔡昀芸、謝文瑜,除了分析Tim Walker作品,「時尚攝影可以讓我盡情探索夢幻與想像的邊界,這正是我熱愛我的工作的原因」,這句Tim Walker所說的話,配上套著透明頭罩的畫面,看起來除了視覺科幻外,在這疫情期間,心理感受還真是諷刺,這會不會是以後人們的生活方式呢?此外,他們更以「用攝影來繪畫的藝術家」來形容Erik Madigan Heck。「他非常注重畫面顏色的搭配,使得整體作品有著繪畫作品般的質感,常讓觀者混淆於影像及圖像之間。」筆者個人則偏愛《The Garden》系列的一張畫面,穿著紅色衣服的模特兒,望向遠方,並走向遠方的花器,兩相呼應,花器似乎正在等待著紅衣女主人入住,兩旁藍色系花園,似真似假,留給觀者無限想像空間。因疫情關係課堂攝影棚拍攝不能繼續,在此之前他們已模仿也致敬了Tim Walker、Irving Penn、Richard Avedon、Erik Madigan Heck等人的作品。





再來致敬對象是藤井保,這是在台科大任教期間,第一次有同學向他致敬。張紫妍、陳品嫣、陳璇、郭冠成、黃顥源、許皓幃、羅伃倢,他們致敬分析獨特,以杉本博司與植田正治的作品來做對照。「在杉本博司的海景系列中,極簡的畫面保有精緻的細節,整體呈現出的空間感與意象,與藤井保作品中平靜、寬敞甚至接近『空』的禪意不約而同。」這組同學這樣的比喻充滿新鮮感,只是筆者忘了問他們什麼是「空」?另外,他們以植田正治《少女們》作品中的人像與空間調和,來比喻與藤井保影像中的氛圍有異曲同工之妙。


以我個人觀點,覺得應該是藤井保在海灘中拍攝的人像,對照植田正治沙丘中的人像,都像是劇場般的魔幻且富有許多想像。「藤井保的作品乾淨、純粹,但我覺得更好的形容詞是『安靜』,第一眼看到他的作品的時候,我就像被吸進去一樣,會忘記去思考這張作品的拍攝手法、光影,就只是單純的看著、看著。我不會看著藤井保的作品說『哇!好厲害』,但我會說我很喜歡。」台科大設計系張紫妍同學這樣說。「藤井保的作品很乾淨、很舒服,沉浸在他作品的同時,會感受到少數在生活中可以獲得的閒適,所以我還滿喜歡的。」羅伃倢引用深澤直人「他拍的並不只是個『物品』而已,而是包括空氣或氛圍這些眼睛所看不見的事物,都一一被捕捉到畫面中。」這段話說「在翻找藤井保的作品時,我完全可以體會這段話的意義,照片中看見空氣的流動、氛圍的營造,這是我可以在他身上學習到的,卻也是很難做到的,實在很佩服他。」



其中另一組彭賢安、簡予恬、廖柚澄、楊珈綺、陳家珺、張庭甄、王莉蓉同學以IG上的攝影師Ben zank為他們的致敬對象。Ben zank作品有種黑色幽默,大多是看不到臉的自拍照,構圖簡潔,有時看似超現實及抽象,看了大多覺得詭異且怪奇,也很吸引人的眼球,雖用日常常看得到的東西當道具拍攝,卻常讓人看了留下深刻的印象。「人們之所以會喜歡你的作品是因為他們喜歡你看待世界的觀點,所以不要怕展現自己的獨特觀點。」他們引用Ben zank這句話做為結語,也說明這群年輕人看待世界的方式。



另一組同學林書綺、陳虹樺、李欣伃、黃少麟也選擇相對年輕的攝影風格來致敬且比較。第一位是加州洛杉磯的Jimmy Marble,另一位是斯洛伐克的Maria Svarbova。Jimmy Marble用色大膽,幾乎沒有什麼色彩是他不敢用的,照片風格很正向,也很樂觀。Maria Svarbova作品則強調人與環境空間的互動關係。對兩人的風格比較,則分析前者作品風格常帶給人許多想像空間,並挑戰著許多構圖框架,但也常運用完形心裡學中的相似性、連續性,圖地反轉等元素去創作,後者則構圖嚴謹,大多採黃金、對稱構圖呈現,也常運用完形中的連續性,但卻多了幾分幾何構圖。





林侃倪與胡慈軒這組也選擇向相對年輕的攝影師Sanja Marušić與Viviane Sassen致敬。Sanja Marušić喜歡把模特兒帶到世界各地的荒涼地帶,通過艷麗的色彩和怪誕的表達方式,幾何的形狀,呈現出超現實風格的時尚照片。Viviane Sassen則擅長將平凡的場景轉化為微妙流暢,以超現實的手法,將人物、道具、光影等融合,再次做出具象化的呈現。兩者最為顯著的特徵則是拍攝前後的後製,後製並不完全以電腦完成,而是以手工上色或製作道具,多了一點數位時代較稀有的手感溫度。這組同學同時也拍攝兩位攝影師風格的照片向他們致敬。



本篇提到的攝影師有 Erwin Blumenfeld、Tim Walker、Horst P. Horst、Erik Madigan Heck、藤井保、植田正治、杉本博司、Ben zank、Jimmy Marble、Maria Svarbova、Sanja Marušić與Viviane Sassen。


《作者》


鄧博仁

1969年生,攝影藝術創作者。從事攝影記者20餘年,攝影教學經驗10餘年,目前為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影像創作是他與世界溝通的方式,視攝影為第二生命。人與土地是他最關心的議題。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專欄文章以提供交流為主,反映作者意見,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26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