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一張好照片 得先通過大腦

文/鄧博仁 

@Brigitte Niedermair


前陣子與朋友C分享Brigitte Niedermair《ME AND FASHION》這本厚重的攝影書,C小姐指著其中一張,一位女性模特兒一手掀起衣服,另一手拿著心臟遮住重點部位的畫面,這樣告訴我,「通往女人心,得先通過陰道」。讓我想起電影《色戒》中常被討論的一句台詞:「到女人心裡的路得先通過陰道」,似乎是異曲同工之詞,我也立即反應,這就是「概念式攝影」。


「攝影是魔術,攝影是一種感情流露。」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這個觀點其實在現今攝影藝術看來還是滿精準的。法國攝影師Brigitte Niedermair,就常將照片拍得像變魔術般,也透露出她一直以來覺得男女之間的權勢處在不對等的關係中。除此,她的作品有著畫作般的風格,以捕捉肖像與靜物美學拍攝聞名,表現出如詩如畫般的風格。她的攝影語言不只是攝影,而是對人文和藝術的深思熟慮。


Brigitte Niedermair從事攝影超過20年的時間,她總能將藝術研究與時尚攝影相結合,並發表在許多重要時尚雜誌中。從藝術、時尚、人文模稜兩可中,找出平衡點,作品有著畫作中看似安靜卻餘音繞樑的弦外之音。她也試著賦予每一張照片故事性,如一個乾掉的胡瓜,米黃色的外表宛如人體,Brigitte Niedermair將胡瓜套上絲襪,擬人法的拍攝,增添畫面許多想像空間。常常將花朵、蔬果與衣服、鞋子並置來拍攝,暗示著男人與女人之間權勢不對等的奧妙。


@Brigitte Niedermair


Brigitte Niedermair本想成為一名畫家,可能正因為她與生俱來的藝術細胞和敏感的觸角,她的攝影也大多啟發自畫家,如其中一組為Dior創作的系列靈感,來自義大利畫家Domenico。在她照片中,可以感覺到那閉息於身體與衣服之間的柔美與安寧。同時Brigitte Niedermair也是位女權主義者,她將對女性身體的議題和相關社會議題的構想,轉化成對藝術創作的靈感之源。她曾提過非常欣賞Dior設計師Maria Grazia Chiuri直接把「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印上T-shirt 的大膽想法,「這是一種抗議,我也以相同的方式來拍攝」,她拍了一張這件T-shirt的照片來向她致敬。




@Brigitte Niedermair


@Brigitte Niedermair


《最後的晚餐》通常指耶穌赴死前與十二使徒和門徒共進的晚餐,一般認為在馬可福音作者約翰‧馬可家中的樓房舉行。許多文藝作品都會以此為題材,其中最為著名的是李奧納多‧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的同名畫作。Brigitte Niedermair曾邀請12位女性(包含扮演耶穌角色)加上一名裸著上半身的男性,來詮釋《最後的晚餐》,沒有桌腳的桌面,換成女性的身體與雙腳來支撐。畫面中人物形象的組合充滿時尚感,畫面帶著一種輕鬆自然的平衡與和諧,卻暗中批判著男女的權勢一向就是不對等的。在她作品中,不只看見美,也看見她的智慧與態度。


優秀的女性攝影家很多,如安妮‧萊柏維茲(Annie Leibovitz)、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黛安‧阿柏斯(Diane Arbus)、伊摩根‧康寧漢(Imogen Cunningham)、莎莉‧曼恩(Sally Mann)等等,他們的拍攝風格迥異,但無論是商業案子或是藝術創作,他們都圍繞在人與自身的生長環境、時代的關聯性,Brigitte Niedermair也是!喜歡分享她們眼中、心中所感受到鮮有所聞的故事,或為人們發聲,讓世界願意聆聽那些經常被忽略的人、事、物。我想這不只是女性攝影師應該做到的,而是作為一位攝影工作者的必要之責,而做到之前,得先打開自己的腦袋。




《作者》


鄧博仁

1969年生,攝影藝術創作者。從事攝影記者20餘年,攝影教學經驗10餘年,目前為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影像創作是他與世界溝通的方式,視攝影為第二生命。人與土地是他最關心的議題。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專欄文章以提供交流為主,反映作者意見,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530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