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情攝大師》談作品與評論的面向

文/黃楚涵   


經典的時尚攝影師如Richard Avedon、Irving Penn 等,精準地捕捉眾女星、女模特兒優美的神情與姿態,廣受當時的業界佳評。在黑白時尚攝影大放異彩的時期,出現了一位反其道而行的攝影師:在他照片中的女伶,除了直接坦裸全身以外,並做出挑逗、強勢的表情與姿勢,彷彿在挑戰業界底線似的;這樣的他,卻是《Vogue》雜誌的御用攝影師,他就是Helmut Newton。


Photo credit: Helmut Newton


Helmut Newton擅長拍攝女體,並會帶有性暗示及戀物癖,或是安排在當時是很有爭議的構圖,使得許多評論家抨擊Newton的照片有物化女性之嫌。在Newron 的照片中,有裸女的上半身被塞入鱷魚的口中;也有裸女毫不避諱地坦裸全身,並帶著反抗的表情面對鏡這些照片,令知名的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批評 Newton 有一種「厭女情結」:Newton 把她們剝光,讓她們在姿態與表情中,流露出赤裸的情慾感,並透過相機去捕捉,是一種將女人視為物品的行為。桑塔格認為,Newton 將女人塑造出強勢的模樣,再擺弄她們成為 Newton 的作品;這是一個征服的行為,也是一個既愛且恨女人的思維。


Photo credit: Helmut Newton


但對於Newton 來說,他只是紀錄下他所喜歡女人的各種樣貌,這就是他的天性。在他的作品中,常常可以看到女性打扮的中性化與全裸的對照,如身穿全套制服的女警察,以及裸露下半身的女警察。在這對照中,可以讓觀者感受到「警察」這個職位,是男女都可以擔任的。也許在當時,人們對於女人的想像,多半是優雅的、帶著淡淡的性感的;但Newton 卻端出如此露骨直白、並帶有中性色彩的女性照片。這反而能呈現出女人多樣的面貌:女人可以打扮得很中性,並且喜歡女人的;女人也可以很有自信的坦裸自己的身體,不是為了挑逗,而是為了自己;女人和男人一樣有情慾,並且可以用她們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慾望。在拍攝的過程中,Newton十分尊重女性,並仔細捕捉所合作的女模們細微的表情與姿態,來呈現出他腦海的景緻。


Photo credit: Helmut Newton


Newton 的照片不但衝擊到人們對於女人的想像,亦顛覆他們對於時尚的印象。這讓筆者在片中沈思:「時尚」是不是允許人叛逆的機會,並藉由打破各種框架來創造出新的流行與話題?如果照片能夠吸引人的目光,並讓人對此印象深刻,不也是業界所希望的,增加了曝光度與商機?就像是當初那張被罵翻的寶格麗鑽戒,配上油膩膩的烤雞照片,這樣的衝突加深了視覺印象,讓大眾更認識 Helmut Newton 這位攝影師,和寶格麗這項品牌。Newton 一直秉持著「當一名攝影師無法被自己的照片所說服,他也無法說服其他人去認真看待自己的作品」的精神去拍攝。也因為這樣的精神,讓美國版《Vogue》總編輯安娜・溫圖(Anna Wintour)對 Newton 既尊敬又畏懼。而也因為他的大膽和堅持,才能在殘酷的時尚界屹立不搖。


Photo credit: Helmut Newton


Newton 的大膽作風,雖招致許多的爭議及批評,但他堅持做自己的精神,更是受到了業界及家人的尊敬。在Newton 尺度大開的影像下,透露出他的專業度:除了將女體優美又帶有力道的表情及姿態拍出來,他亦將合作廠商的服飾特色盡情地展現,並搭配精準的燈光、合宜的背景與模特兒間的互動,來製造出他腦海內的情境。Newton 會去注意這個世界的需求與潮流,進而從中帶入自己的個性,來回應它。

個人風格不是因為一時的叛逆而成立,而是在經歷過風雨後,還能平順且自豪的說:「我就是這樣成就自己的。」

Helmut Newton: The Bad and the Beautiful劇照


(編輯/王姿佩)

《作者》

黃楚涵 Tsu-Han Hwang 臺北人,1989年生。在舊金山藝術大學攝影所鑽黑白暗房、古典顯影、複合媒材與攝影的關係。畢業後,除了探索照片中主體和環境的關係以外,也在思索如何運用不同的媒材賦予照片另一種新的生命,同時也保留留媒材本身的特性。並深信作品與創意的累積是來自人生各種磨練與經歷。

作品網站:www.tsuhanhwang.net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專欄文章以提供交流為主,反映作者意見,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372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