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感受電影|《洞》

文/黃楚涵   

洞劇照


我們常常說現實發生的事都可以拍成電影了,或是看完一部電影會討論著演員演技、導演的手法、聲光效果是如何讓人置身其中、劇本有沒有完整且合乎邏輯等,那一部電影是什麼?它需要具備什麼才能成為一部電影?


由義大利導演導演米開朗基羅.法爾瑪提諾(Michelangelo Frammartino)所執導,改編自真實事件:1960年代,一群年輕的洞穴探險隊前往卡拉布里亞山區高原探險,尋找當時最深的洞穴。高原上的一民老牧人,遠觀著探險隊勘查洞穴的過程,每日兩方生活與工作的聲音。相鄰的空間中,交織成奇幻的感官之旅。


洞劇照


電影裡完全沒有任何對白與配樂,靜謐的呈現一個故事的始末。視覺上以畫面展現出遼闊的自然景致,以及洞穴的昏暗與神秘;聽覺上以人的呼喚表達出鄉村的生命力,以及洞穴中的滴水聲與探險對攀爬的聲音,讓觀眾也能感受到洞穴那潮濕、陰涼的氛圍。這些畫面與聲音在電影中以最原始的形式呈現,消除了螢幕的隔閡,使得觀眾似乎也在那塊遼闊的草原上,看著老牧人日復一日地拉著一頭小毛驢,以鏗鏘有力的聲音喚著牛群,一同遠眺著山岳;當探險隊的車輛駛入高原,一起聽著馬達聲在草地上劃破那一片寧靜後,探險便開始了。過程中觀眾彷彿也一同進入洞穴中與探險隊攀爬、測量洞穴每個空間的距離、摸索著洞穴中凹凸不平的多變地貌,深刻體會到洞穴時而寬敞,時而狹窄陡峭的莫測與險峻。最終步出洞穴完成了測量工作,離去時依稀聽見老牧人的呼喊聲。


《洞》平鋪直述的描繪探險隊在洞穴探勘時所看到的各種多變的地形、所聽到的滴水聲及彼此呼喊及行動的聲音,與洞穴外村民的日常生活。它沒有扣人心弦的台詞、沒有任何暗示及隱喻、沒有製造戲劇張力的聲光效果而完成一個故事。它讓我思考電影之所以是電影,是運用它特有的大螢幕及音響,讓幾近原始無修飾的聲音與影像,透過影廳的規格,讓觀眾不只是觀看著電影,而是讓感官能沈浸在電影之中,一起參與片中的角色的所見所聞直至故事結束。《洞》運用最質樸的方式,讓觀眾真切感受到電影能讓人身歷其境的媒材特質。


洞劇照


與電影關係密切的元素——攝影,也是個能運用畫面說故事,或能讓人融入於其中的媒材。它同樣也有過眾多的討論:攝影是不是藝術?它的記錄是真實的還是虛假的?它展現出的是每個時代所生活的軌跡,抑或是一種侵犯隱私?它能作為哲學、心理與議題的探討,也能純粹的保存回憶和表現美感,甚至作為商業用途。所以攝影到底是什麼?因為它的多變性,允許我們能在檢視畫面之餘,有更多空間討論著它的各種可能性。就像電影,我們會因為有著許多元素,比如說人物塑造、劇情、象徵和運鏡手法,得以延伸出更多的討論和評論,進而探討著它們如何感染與牽動著現實人生。


然而,也因為有著各種不同的討論,觀影、照片等不再只是純粹的賞析與娛樂,而是藉著它們具有的傳播性質,去碰觸更廣更深卻也更接近生活的各種面貌。的確它們的畫面與故事性,可以共振到人的靈魂,或是引起話題讓人思考著自己、與他人的情感交流和現實世界的問題,這也是攝影及電影的魅力所在。但有時我也不禁思考著,這些討論,是不是會超越了原本作品擁有的資訊量,或不禁超譯地去解析它們,而變成了另一種存在?《洞》平實的呈現探險隊勘查洞穴的經歷,讓我回歸到純然去享受電影的心態。最後反思著:電影是什麼?攝影又是什麼?




 

《作者》

黃楚涵 Tsu-Han Hwang 臺北人,1989年生。在舊金山藝術大學攝影所鑽黑白暗房、古典顯影、複合媒材與攝影的關係。畢業後,除了探索照片中主體和環境的關係以外,也在思索如何運用不同的媒材賦予照片另一種新的生命,同時也保留留媒材本身的特性。並深信作品與創意的累積是來自人生各種磨練與經歷。

作品網站:www.tsuhanhwang.net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專欄文章以提供交流為主,反映作者意見,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3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