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所承載的意義/電影《淺田家!》觀後心得

文/黃楚涵   


「如果只有一次快門的機會,你會想要拍攝什麼?」


作為媒材,攝影有哪些特性?由光所繪出的圖樣、保留當下的那份記憶、構築出獨特的影像風格或學派、捕捉決定性的瞬間、記錄這段歷史的一頁、抒發心情和想法、擷取美麗的人事物、科技革命⋯⋯


不論是哪一種解讀,快門都代表著攝影者和被攝者的連繫。無論是眼前現有的,或是需自行佈置的場景,都是自身的內心被觸動後,才會有衝動按下快門。


而能觸動淺田政志的,就是家庭。


以下文章涉及劇情,請沒看過的讀者斟酌閱讀。


如同許多攝影學院畢業生,一開始的淺田政志(二宮和也 飾)收入不穩定,對於自己要用攝影這項專業來賺錢充滿不自信與懷疑,落入了「我到底會什麼?」的泥淖而變得消極。但經由女友川上若奈(黑木華 飾)和家人點醒後,他才驚覺如果不是自己最熱衷,最有情感的,他根本拍不出讓他最有成就感的照片。而讓他最初接觸到攝影的契機,也是來自父親(平田滿 飾)經常拍攝全家福的相機。


不論是哪一形式的創作者,他們都會經過靈光乍現、瓶頸、自我掙扎和突破等,並花費大量心力、時間與金錢,才能讓自己的作品成形。不管是與他人的碰撞和失敗的創作,都是在累積自己。但當有了作品後,如果沒有想要展示出來的企圖,那是一件很可惜的事。這樣就會讓自己的努力沒辦法被看到,以及少一份可以接觸到不同的人、或是獲得肯定的機會。如果淺田沒有因若奈的建議而辦展,他就不會遇到赤赤舍的姬野社長(池谷伸枝 飾),也不會得到木村伊兵衛獎受賞,更不會因為他的專長,而幫了許多不同家庭拍攝家庭照。這些經驗更是讓當時的他意識到,自己是有能力以攝影維生,並意識到家族成員的完整與緊密度,對家庭的意義極為重大。


當他在拍攝有癌末小孩的家庭時,他讓全家人一起畫那位小孩最喜歡的彩虹,並拍下他們的全家福時,更是感受到即使其中一人終將離世,但永遠活和家人一起活在照片中,家人團聚在一起的畫面,令淺田在拍攝過程中,留下了感動的眼淚。


電影《淺田家!》劇照


想法,會隨著日積月累的累積,與更多不同的人與事件碰撞後,延伸出新的啟發。311地 震後,淺田經過了曾經拍攝全家福的客戶居住地。當地災情嚴重,讓他不禁停下返鄉的旅程,想去關切那個家庭的狀況。在這期間,他遇到一名年輕人小野陽介(菅田將暉 飾)在協助清洗照片,以供災民們來認領遺失的家庭照。將照片上泥濘洗淨,並貼上簡易的隔板上,就像是顯影、水洗和佈展的過程,清洗了照片讓它重新活了過來,也整理了自身因災害而震撼的心情。這樣的「展覽」幫助許多人們領回自己的照片,也讓人們給予反饋。有的人因找不到自己家人的照片而遷怒到淺田與小野身上;有的人因透過這個「展覽」,而要求淺田也能拍攝家庭照。


在這之中,一位要求淺田幫忙拍攝的家庭照的小女孩,內海莉子(後藤由依良飾),她的父親過世了,家也被海嘯摧毀了,而她與母親身邊沒有父親與家的照片。一開始淺田認為他沒辦法拍出這樣的全家福照片,因為在表面上,家庭成員並沒有到齊,且沒有一個實質的家;但當他在返鄉,與哥哥(妻夫木聰飾)重回兒時父親拍攝他們照片的地點時,他意識到在掌鏡的人,雖然無法出現在鏡頭中,但這不代表父親就不存在。因此淺田就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在內海手上繫上父親的手錶,並於小女孩喜歡的海邊拍攝全家福。這個經驗讓淺田意識到,家庭並不會因為成員不完整,或是沒有一個實體的空間而不存在,而是在心靈上,他仍然活在家人的記憶裡,要不是今天是他掌鏡,這張照片就不會出現;要不是因為他曾經存在過,才能有這張別具意義的全家幅。


電影《淺田家!》劇照


照片,除了能見證已經存在的事實,讓彼此的回憶能以實體的方式珍藏;亦能透過象徵及擺拍,來陳述其中的故事;甚至傳達出缺席和留白,也是一種存在。而集結照片後展出與出版,除了能讓自己被看到,想說的話被聽到,也能讓觀看者產生連結,找尋記憶中的存在。攝影就像是連接了攝影者和世界的橋樑,彼此能透過畫面,各自影響著彼此,分享並聯繫著生命中所共有的經驗,而這些經驗與影響都是存在的,並會傳承到未來繼續聯繫著世界。


《作者》

黃楚涵 Tsu-Han Hwang 臺北人,1989年生。在舊金山藝術大學攝影所鑽黑白暗房、古典顯影、複合媒材與攝影的關係。畢業後,除了探索照片中主體和環境的關係以外,也在思索如何運用不同的媒材賦予照片另一種新的生命,同時也保留留媒材本身的特性。並深信作品與創意的累積是來自人生各種磨練與經歷。

作品網站:www.tsuhanhwang.net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專欄文章以提供交流為主,反映作者意見,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43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