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攝影上桌PHOTOGO|參展藝術家 訪談1|劉怡君 薛穎琦 朱韻蓉

文/黃迦

劉怡君作品


參展藝術家|劉怡君

​​​迦:可以請你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攝影對我而言,是帶領我探索自我、環境疆界與歷史形狀的媒介。攝影逐漸成為語言,將習以為常的畫面閒逸地留住在照片中,事物消逝最終都是死亡,新生與幻滅,追尋事物的絕美,剛好承接這風起雲湧、躁動浮誇而處處生機的世界,遠觀事物發現它盡是虛無符號,絕美光芒野性而又無常,那些生而為人彷彿最難以笑忘尚未完成,溫熱了陌生的所在不過是戲法一場。




迦:可以請你談談你的作品嗎?

這系列靜物是我重新紮根並重新發現我來自哪裡的過程的一部分,尤其是那些使我的文化成為現實的傳統,來表達我對於媒材體現出的視覺產生的矛盾、酸黑古怪美學。

​在我求學接觸繪畫與攝影之前,家裡就是開餐廳,記憶中父親就穿梭在傳統市場與餐桌盤飧之間,那是自小以來的記憶,在穿梭於廚房的父親面容因侵襲逐漸模糊蒸煙出幻覺,花式甩鍋、庖丁解牛、抓馬醃製,而最衝擊我的感官是在父親幫肉醃製入味馬殺雞的氣味,那個帶有未乾枯的血腥味就是我對台灣菜市場的直接感受,台灣菜市場生猛又具生命力的場域,地上會鋪著展開的牛皮紙箱,潮濕又柔軟,此起彼落各攤菜刀剁肉聲,變成自成一格的協奏曲,那是五感都展開的場所。

迦:請問這次參與『攝影上桌』,與評審深入對話有什麼收穫?

這次參與台南攝影上桌,每個創作者如同化身總主廚,思考如雙手張開圓形辦桌上,要端出什麼攝影作品,三天洗練與各方意見觀點相互交流,發出在台灣滋長的攝影種芽,三十個人各自有各自田野,有著各自的江湖,三天,很短,要消化三十個以上的攝影專題,5位評審精準如手術刀切割開對於攝影的認知,直擊專題盲點的帶著痛楚又同時推開了屏障礙物。

一句謝謝與持續與再相會!

劉怡君

藝術家,以攝影和影像創作為主。在台北生活和工作。在自2014年起即投入數個專題式影像創作至今,出發作品主要從理解日常的普遍性出發,進而討論人做為個體及群體的各種關係以及界限,在大敘事跟個人史中找出接點。媒材主要為平面攝影 / 錄像以及裝置,為針對不同語境空間因地制宜的呈現形式在公共空間。曾獲得1839攝影藝術新秀獎(2014年)、Next ART Tainan台南新藝新藝獎首獎(2017年)、2020新加坡攝影節 Singapore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Festival7 th SIPF 2020 OPEN CALL SHOWCASE 新加坡國際攝影節比賽的肯定。作品包括《Trifles》(Begin2014and ongoing)、《Dining table theater餐桌劇場》(2016)、與《不安的本貌UnstableMode of Waking Life》(2016)、《迷音巫世代 witch Genertio2019-2020)等等。



薛穎琦作品


參展藝術家|薛穎琦


迦:可以請你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我叫薛穎琦,台中人,原本在金融業服務,後來為了圓留學夢前往日本的“東京綜合寫真專門學校留學”。2020年回台,2021年出版人生第一本攝影集『熠燿宵行』。長期拍攝台灣與日本的各式廟會與祭典。



迦:可以請你談談你的作品嗎?

作品叫『熠燿宵行』,主要為拍攝鹽水蜂炮,希望透過拍攝來探求廟會裡面火光與另一個世界的聯繫。



迦:請問這次參與『攝影上桌』,與評審深入對話有什麼收穫?

評審對於攝影集與自己整理作品集的不同有很好的觀察與建議,也透過觀察不同評審給的不同意見有一些有趣的感想。剛好也有與我拍攝相同廟會的老師,透過與老師對談會有種被瞭解的感覺,也讓自己能對自己再誠實一些。



朱韻蓉作品


參展藝術家|朱韻蓉


迦:可以請你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國立政治大學廣告系畢業,目前就讀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版畫組碩士。創作媒材以攝影與版畫為主。擅以影像梳理日常,在尋常生活中捕捉光影、於公共空間凝結私密性的瞬間,由外在環境的人事物,投射內心的抽象狀態。



迦:可以請你談談你的作品嗎?

<Reminders> 「回憶是過去的遺照」,而被時間留下來的,都是遺物。 生命的結束不代表記憶的終結,這些被遺留下來的物品,使用期限在某種意義上雖已終止,但時間的催化仍在發生,而在影像化的當下,回憶以像素移轉,凝結成可視的時空狀態,作為一種悼念,也作為一種靜默的提醒。

<PHOTO BY> 回溯過去身為「被攝者」面對鏡頭的經驗,對比現今擔任「攝影者」所記錄的日常觀察和刻意編導之畫面,進而思考自身在有意與無意間關注的人事物,將成對的影像並置,於內在記憶狀態與外在環境結構上開啟詼諧的對話。

<As From My Window I Sometimes Glance> 在疫情這段約束的時期意識到身體被侷限在空間內拍攝空間外的不自在感,向外,視野被固定在一定範圍的景色之中,窗戶成了與外界最直接的連結;向內,將焦距縮短回到生活空間,重新審視每天反覆瞥見的尋常物件與留神凝視的角落,對比三級警戒前在沒有束縛的狀態下所拍攝的人事物,有些相同的仍舊不變,有些毫無關係的卻彼此充滿關聯。



迦:請問這次參與『攝影上桌』,與評審深入對話有什麼收穫?

這次與評審、創作者和民眾的交流得到許多不一樣的回饋,有些無意識的想法和意念被提點出來,開始思考更多不同看待作品的面向,無論是理性客觀或是感性抒情,也產生一些作品後續發展的靈感。在交流的過程中似乎更靠近自己創作的核心,也更了解認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