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過去的未來之旅|走進謝春德《時間之血》的創作迴路

文/邱國峻   



《時間之血》 是藝術家謝春德在《平行宇宙》創作計畫中,繼《勇敢世界》與《天火》之後的第三部曲,也是此系列展覽的最終章。然而,《平行宇宙》三階段的展覽實則環環相扣,各自獨立卻又來回互補,呈現出迴路一般的蜿蜒迂迴;只見各創作取徑之間交錯紛呈,但又殊途同歸。因此觀者如欲深入作者《時間之血》展現的另類時空,或許仍需回溯作者此階段的創作脈絡與其建構的宇宙觀。


為此,本文即以《平行宇宙》三部曲中,看似無關卻來回呼應的三條線索,進行對照、串連。畢竟,就形式而言,謝春德藉由攝影出發,早已拓展出更具多元性、跨域性的敘事語彙,由平面到立體、再到空間,藉由媒材與媒體可能性的不斷探索,也不斷挖掘出作者內在世界中的生命觀與生活觀。而此一內在世界所呈現的也正是謝春德於作品中所建構的時間、空間,及自己。



一、時間的節點/

對藝術家而言,時間似乎成了握於自己手中,可任其調控或設定的節點;例如在《天火》的平面影像中,但見一位全身赤裸,身處水域的跳躍者,在水平面由上至下(或由下而上)地翻滾成圈,如同生命的迴返運行。又如在《勇敢世界》的動態錄像中,在老者從椅子上坐下(或起身)的瞬間,時間看似暫停,其實卻是作者將一瞬之間的影片速度放慢為遙遙無期之感;又例如在另一展場中,影片中的瀑布逆流,更如時間之倒轉,這些都可看出作者在創作中,企圖超越時間,與宇宙平行。


由此看出時間對作者而言,無論表現出前進或後退的狀態,似乎都是本質上的不同呈現而已,甚至對作者而言,終點與起點或許也只是一體的兩面罷了。所以,在觀看謝春德《時間之血》中所建構的五個文化層時,便不難理解其設定的那個平行宇宙,最初的起源,也竟是最後的結局。



二、空間的摺面/

《平行宇宙》展覽的每個展間都是一個世界,對作者而言,宇宙空間的轉換似乎更像頁面之翻摺或拼貼。例如《天火》中的展場空間轉換,時而令觀者置身紀錄片的現實場景,時而又讓人掉入劇場的沈浸體驗;而《勇敢世界》亦嘗試將實存的雕塑與投射的影像融合,彷彿是要讓實體走入虛境(或是讓虛像走入實境)。此種空間的設計邏輯,在《時間之血》中的第五文化層:《我找到我自己》中,更被強烈地展現開來。以代表著未來的道、紅、連、奔、路等五位戰士,層疊對照其背後的原住民影片,讓人不知究竟前者是後者的前身,還是後者為前者之未來。



三、戰士的引線/

至於戰士,不管在《平行宇宙》的哪個篇章中,都扮演著極重要之角色,雖然他們總是以不同的形象出現,卻似乎都是作者的化身,作為作品中穿越時空,總是奮力一搏的主角。這些戰士無論是為「阿茲海默症」而不斷跳躍、或是為求登上巔峰而不惜犧牲冒險;都像是手握引線,按下瞬間,炸出永恆。反觀作者,謝春德何嘗不是以藝術為武器,與現實奮戰的生命戰士。



結論

作為一個為追尋生命意義而奮鬥不懈的戰士,謝春德曾自述在夢中與一名神秘武士決鬥,最後雖然戰敗,他卻請求對方留他一命,直到讓他完成自己的藝術使命,再回來拱手將自己生命交由對方處置;後來謝春德意識到對方原來就是死神。此夢雖非現實,卻能看出謝春德為藝術而生的戰士精神,在藝術中尋找真理,探索現實之外的《平行宇宙》。相信在此精神下,謝春德老師源源不絕的創作能量將在未來再度爆發為另一番時空新境。






《作者》



邱國峻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 純藝術攝影所畢業、崑山科技大學副教授。 台灣國立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2014 高雄獎得主。 邱國峻的影像創作非常豐富,近年來更嘗試各類跨媒材之實驗,作品多次獲邀於國內、日本、上海等地展出。t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專欄文章以提供交流為主,反映作者意見,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11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