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F第十二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當代風景〉

【TIDFx一影像】

法國導演對於恐攻的懼怕串連而成的電影影像日記、日本導演充滿抽象的寓意畫面、重回墨西哥屠殺歷史事件、印度的宗教衝突、巴西的學運。這一連串只有五部片的單元,卻充滿著令人悲痛的記憶。


  在這之中的確能看到所謂的〈當代風景〉,但卻十分令人不安,壓抑與衝動,還有暴力依然存在於現在,令人不知所措。


  1968年的墨西哥奧運前,卻成了大規模屠殺事件,而過了這麼五十多個年頭,當時的影像被導演以暴力的方式穿插其他影像,強行切碎了“紀錄”的原貌,藉此仿效當時的利刃與鮮血。

  法國導演以400部電影為素材,描繪出自己對於恐攻與死亡的焦慮。這些看似毫無相關的畫面拼湊、解構、重組,在最終刻劃出動魄人心的恐懼力量。種種畫面在動作著,始終令人害怕爆炸。


  畫面透過凝視水、雪、葉、煙…,像是在迷霧中探索,或是雲層裡,然後成為其中的一縷青絲。白色的、閃光的畫面,美得讓人沈浸。但配樂的不和諧音(dissonance)讓人不自覺地感受衝擊與自我懷疑。


  印度教民族主義的教義被挪用成為真理,激化穆斯林而成為劇烈的衝突。片中訪談的人們都有著失去光彩的雙眸。畫面中破碎的磚瓦與洗手台、凌亂的屋內、各種被監禁住的牛隻、不斷被鞭打的人們、報紙的頭條…,配上一首不斷唱著重複的激昂歌曲,一幕幕都訴說著這正在發生的沉痛。


  一部從2013-2018年的巴西學運紀錄片。片中爭取教育的的領頭三位學生們,到後來數以千計的人們加入,一起在運動場上跳舞、吶喊。鎖、堆疊的椅子、白色布條,到後來的煙霧彈、幾位手無寸鐵的學生vs一整列的鎮暴警察…,這一切似乎似曾相似…(文/陳佳妤)


《關於希望消逝的簡史》

1968年,墨西哥奧運開幕前十天,一場抗爭演變成屠殺事件,大量示威者被消失卻乏人關注,十天後奧運仍如期舉行。五十多年過去了,真相至今未果。導演以畫面噪訊和膠卷雜音強力介入檔案影像,如同利刃一般對無語的影像施加暴力,觀者能從影像中見證真相出土的希望,同時看見它如何在層層演繹中逐漸消亡。


《別以為我會尖叫》

沐浴的背影、無毛鳥屍、空城街景、滲血的手腕、赤裸的眼球……所有畫面看似毫不相干,都暗藏著一股壓抑與躁動。導演因失戀而離群索居,自我隔離,他看了400部電影並以此為素材,搭配獨白訴說自己的寂寞、絕望和疏離,以及對恐攻事件的憂慮,完成一部細膩又私密的影像日記。當窒息找到出口,存在便擁有意義。


《Memento Stella》

片名原意「記得星星」,也意指「記得我們是居住於星叢之中」。因為種族、國界、語言及利益而分裂的人們,僅僅為宇宙中的微小一粟。導演以此為概念,利用高畫質攝影機,凝視水、雪、葉、煙等等,具象的形體透過疊影曝光後,變得遙遠抽象,在極富節奏的聲響催化下,寰宇共振的光影,堆砌出宛若星河的浩瀚感知。


《理性》

近年,印度教民族主義因政治操作變得勢不可擋,教義被挪作煽動排他的有力修辭,激化了以穆斯林為首要目標的宗教衝突。為抑止民粹狂潮,倡議人士透過宣講、歌唱、戲劇,將世俗主義精神帶回大街小巷。儘管破除迷信、倡導平權的聲音頻遭暗殺清算,理性之聲仍前仆後繼地投入這場力挽狂瀾的運動。


《換你出招》

在社經情勢惡化之際,巴西政府無預警關閉近百間學校,為爭取平等教育,年輕學子們紛紛走上街頭,甚至罷課佔校,向政府發出怒吼!本片透過三位學生領袖的自述,佐以大量的第一手抗爭影像,以青春熱血充滿律動的敘事形式,記錄2013至2018年間蓬勃的學生運動,鼓動年輕世代對未來的想像。

►2021 TIDF 4.30-5.09,台北新光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

​►影展手冊下載



2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