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攝影上桌PHOTOGO|參展藝術家 訪談5|湛文甫 張士飛 許鎮富

已更新:1月24日

採訪/黃迦


參展藝術家|湛文甫


Q:可以請你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A:湛文甫,1989年出生於台灣新北市,2015年畢業於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現工作於臺南市美術館研究典藏部,很喜歡城市天際線較低且靠進海邊的城市,像是臺南!



Q:可以請你談談你的作品嗎?

A:城市發展的速度實在太快,城市代謝理論訴說一種屬於城市自然演進於衰退的實際變換,筆者這次在Photo Go展出作品〈保安之南:果青〉,正是觀察臺南舊城區及新興高鐵特區夾縫中的雙重邊陲地點,即臺南中洲地區二仁溪周遭的日治古蹟鐵橋、民國哨兵營區及當前芒果植作的農夫。



Q:請問這次參與『攝影上桌』,與評審深入對話有什麼收穫?

A:影像創作有太多種可能性,攝影前的構思,攝影中的身體力行,攝影後的展出呈現。評審們各已有其專屬典範可以借鏡,但我身為年輕的創作者,像是未熟的果青,每次的對話都再次激勵我緩步後再前行。



參展藝術家|張士飛


Q:可以請你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A:生於台灣,台南,2015年正式進入專職木雕創作領域。業餘時也以平面攝影為創作媒材,遊走在現實場景中捕捉 ”靜觀其變的瞬間”為主要創作方向,影像中事件與物件包含著隱晦的性質,並展現”內在/想像”與”外在/現實”互相涵蓋的狀態,其作品隱露出對現實社會與精神狀態交雜的幻境,並誠實反映出作者性格與近年來生命的內在的轉變。



Q:可以請你談談你的作品嗎?

A:〈出神〉觀察一群人們為了祭儀而集結的時刻,在路上與供桌上存在的各種姿態。姿態裡混合著喧囂與靜默、真與假、生與死,矛盾的混合物充滿在這人間百態中。我與人們一起感受著各自眼裡的五感衝擊,也一起經歷回復日常平凡狀態歷程的落寞。那些種種,從無到有再到無,都濃縮在這一場場的人神同歡舞台中。在這個舞台上所發生的一切,緣起於人與宗教以及土地的連結,甚至人與人之間。


對我來說,那是一種具有神祕力量的牽引關係。而無論在多麼現代化的社會裡所進行的宗教活動,撇除當代廟會的娛樂化、觀光化等因素,必然有這麼一刻是回歸本初,無限接近(不論是神或鬼或人)原始渾沌的一體性。出神這系列的作品,即是我不斷被這種原始的神祕特質吸引著,也是我不斷往返這類場域拍攝的動力,藉由一次次的現場攝影,希望能靠近我心中對廟會建醮等儀式所感受到的事物。出神,一般指超越專注性的觀看,這裡是想強調在神靈場域中觀看意志與場所精神,彼此頻率一致的空白狀態。



Q:請問這次參與『攝影上桌』,與評審深入對話有什麼收穫?

A:因為本身不是專職影像創作,所以真實生活中也很少有機會遇到評審老師,況且還能針對作品討論。剛開始聽取老師們的建議時,雖然因各別的意見不同而感到有些困惑與挫折,可以說是在腦內掀起了一陣陣風暴。但不論意見是鼓勵或批評,冷靜思考後發現竟然也能有一致的共通性,而這時才驚覺到,這種共通性穿透了自己,直指作品的核心---或許可以形容為"喚醒"、" 掀開"、 "醍醐灌頂"。透過這一連串的心理變化,對我來說是更確定了某些創作方向,再深一點來說,也許是更看清一點自己的影像與 "世界/自我" 是甚麼樣的關係。



參展藝術家|許鎮富


Q:可以請你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A:許鎮富,1996年生於臺灣臺南,現居臺南,2015年休學接觸攝影,2019年再度休學,2020年完成學業,目前從事工程顧問業,持續攝影創作。我的創作多是與自身談話衍生的矛盾與和解狀態,為了攝影而休學,拍照成了當下消極面對時間與多次逃避現實的藉口,照片偶然為當下內心的焦慮與茫然留下線索,在未來或許能再次賦予它任何意義,但與此同時,也踏上尋找的旅途。



Q:可以請你談談你的作品嗎?

A:〈目光的行進〉看著過去撰寫的未來,它不斷向我傾訴,當我注視的時候,光匯集於此。



Q:請問這次參與『攝影上桌』,與評審深入對話有什麼收穫?

A:我注視著他的雙眼,眼裡散發著光,那些光映在我的眼裡,不禁想像他是否也曾走過這段茫然的旅途,他指向所有可能的航道,並以徐徐的風推送著,我握穩船槳,看著被濃霧覆蓋的燈塔,心想,我不會是一個人。






 

《作者》



黃迦

彰化縣員林人。法國國家高等藝術學校Villa Arson藝術系,主要創作形式為繪畫、攝影及錄像。曾受邀至台法等地展覽,並發行攝影書《沒有路的地方》。長達兩年於尼斯、馬賽及台東等地舉辦工作坊,邀請底層的人們,用自己的方式講述生命的故事。

個人網站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專欄文章以提供交流為主,反映作者意見,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249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