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二二八 林宅血案40年未破 喪禮影像紀錄

文、攝影/蔡明德

   

40年過去了,「林宅血案」仍未偵破,何時能撥雲見日?


1980年2月28日近午時刻,時任台灣省議會議員,因美麗島事件入獄的林義雄律師,正在台北景美軍事法庭受審,他的妻子方素敏坐在旁聽席上。同一時刻,林義雄60歲的母親游阿妹和7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在台北信義路住家遭刺殺身亡,九歲長女林奐均身中七刀,搶救後幸存。


這起對柔弱老婦人和小女孩的殘暴兇殺案,震驚國內外。當時我只是新聞系二年級學生,記得在大學新聞採訪與寫作課堂上,老師還特別點出,此案發生於敏感的「二二八事件」時間點,懷疑跟政治有關。這血案深深衝擊了我,給了我去了解二二八事件、50年白色恐怖的動力。


五年後,1984年8月15日,被判刑12年的林義雄假釋出獄,而我已在人間雜誌工作,1985年1月1日,林家祖孫三人的喪禮 終於得以舉行,記得當時在花蓮休假的我,接到人間雜誌社老大陳映真電話,他說,你可以銷假回來記錄這悲痛的喪禮嗎。那天來自全國各地關心「林宅血案」的親朋好友,懷著悲傷的心情,為林母及兩位可愛的小女孩舉行告別式。上午在信義路命案住宅舉行追悼後,長龍的送葬車隊緩緩駛向宜蘭,午後回到故鄉五結後,設堂祭拜。午夜,在寒風細雨中,安葬在北宜公路旁的墓園。


40年過去了,我已從新聞攝影的職場退休,但血案仍未偵破。


2020年2月17日,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公布最新報告,從過去未能閱覽的檔案中顯示,案發時兇嫌曾使用林宅電話向外播打,情治機關也曾經握有兇嫌聲音的監聽錄音帶,事後卻遭到國安局銷毀,促轉會則強調,當年威權統治當局,涉入本案的嫌疑不容排除,

這也是台灣政府第一次對於林宅血案正面承認「政治謀殺」的可能性。


「林宅血案」何時能撥雲見日?還給林義雄家屬和台灣社會真相!


●五結鄉老家搭建的追思靈堂,靈堂兩側由林義雄親書的一幅對聯如此寫道:「母被殺,子被誅,傷心三襯同歸;大仇未報,兇手難擒,默禱親娘神有赫。長虧天,緣竟斷,愛思小女恨無窮;家成殘,業成廢,痛哭九原不作孝養。」


●午夜,寒風細雨,在肅穆安葬儀式中,在墓區一角落,不時傳來無線對講機呱呱呱呱擾人的聲響。


(原文網址:http://bit.ly/3ciwEHk)

------

▲林義雄在二結舊街上跪拜答謝。送行者後方四位女士,左起蘇洪月嬌、許榮淑、藍美津、余陳月瑛。


▲宜蘭五結鄉的送葬隊伍。


▲上午在台北市信義路命案住宅舉行追悼後,長龍的送葬車隊緩緩駛向宜蘭。


▲立法委員江鵬堅(前左二) 擔任喪禮總聯絡人。靈車後柱杖送行者,是高雄黨外立委蘇秋鎮。



▲親友在五結鄉的哀悼。(右二起,黃煌雄、尤清、張俊雄、余陳月瑛、周清玉、顏錦福。


▲林義雄(右二)的母親與雙胞胎女兒追悼會,1981年「陳文成事件」受害者陳文成博士的父親陳廷茂(左一)出席致哀。


▲宜蘭五結鄉的送葬隊伍。



▲宜蘭縣長陳定南(右三)率親友哀悼。


▲迎接靈車的宜蘭鄉親。


▲五結鄉老家搭建的追思靈堂,靈堂兩側由林義雄親書的一幅對聯如此寫道:「母被殺,子被誅,傷心三襯同歸;大仇未報,兇手難擒,默禱親娘神有赫。長虧天,緣竟斷,愛思小女恨無窮;家成殘,業成廢,痛哭九原不作孝養。」


▲午夜,在寒風細雨中,祖孫三人安葬在北宜公路旁的墓園。但墓區一角落,不時傳來無線電對講機呱呱呱呱擾人的聲響。


▲午夜,在寒風細雨中,祖孫三人安葬在北宜公路旁的墓園。。




(本篇圖文皆由作者蔡明德授權,如未獲授權請勿轉載)

785 次瀏覽

© 2019 By 1 IMAGE ART Productions.

Proudly created by 1 IMAGE ART

  • Grey Instagram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 Grey Facebook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