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我 》|弗朗西斯科.貝爾梅霍|國際競賽

【TIDFx一影像】


老人就著微弱的燈光翻看《白鯨記》,嘴中默念著書中的句子,和剛潛水回來的老人對話,一人成天在家看書,一人總是在外活動,討論著兩人應該合而為一,彼此都沒有異議,但他們試過而且失敗了,也幸好如此,收音機壞的時候還有一人能唱歌給另一人聽。



導演時常拍攝老人在鏡中的形象,兩人像是兩個人格,看似不同卻是兩面一體,互相依存也互相厭棄,他們不會出現在同一個景框,卻總在同一個場景下對話,他說自己從來沒有要求另一人的陪伴,他需要自己的空間,人跟人相處最重要的就是尊重,而他感受不到尊重,所以要對方滾出去,吼叫只是在掩飾自卑、掩飾孤獨,他恨自己的潛水技能不如人,當對方真的消失時,老人到城市裡走了一圈,回到門上刻著「yo」(我)的小屋,對著昏暗的屋子大喊,喊出既是他也是對方的名字,他還是需要另一個自己,城市再怎麼熱鬧喧嘩,他需要的卻是這片寧靜,和偶爾互相鬥嘴的對方。



「所有會呼吸的生物嘴裡都藏著刀」,兩人對彼此總是不假辭色,但這把刀也能被藏起,消失的另一個自己回來時,他們不談過去的爭執,曾經老人指責另一人成天飲酒,埋怨自己要負責所有生活瑣事,但重聚的兩人飲酒作樂,隨著音樂起舞,日子和以往沒有不同,繼續前行。

有一幕是對方向老人討菸,老人邊咒罵著邊走進屋中拿菸,走出屋外時卻又變成對方,還有兩人重聚的片段,對方搬開擋住屋子的木板,陽光照進昏暗的屋中,老人就坐在床上,牆上的屋影隨窗光變化,有人說這是偽紀錄片,如果兩人是同一人,仍坐在床上的老人不可能同時開窗,然而真正重要的,是老人與自我的精神對話,內在的孤寂是那樣真實,獨居已久的他無法再融入人群,只有自己能與之共處,他再次穿上潛水服,游入無聲的海裡。

白鯨的畫面和老人的呼吸聲相映著開場,而人類聽不見鯨魚的聲音,片尾白鯨被晾曬在屋外的骨骸,又讓人想到老人的肋骨,他們都孤單的擱淺在這個海岸,最後留下的也只有白骨。(文/歐祐均)


弗朗西斯科.貝爾梅霍 Francisco BERMEJO|智利 Chile|2020|DCP|Colour|76 min

劇情簡介 在世界的盡頭,孤寂老人離群索居於海邊,有時沉浸書中享受安靜思索,但有時為生活忙碌、喃喃不休,看似神秘的他其實並不孤單。一天,一頭死亡白鯨被浪沖上岸,而老人才正閱讀著梅爾維爾的經典之作《白鯨記》,是與鯨搏鬥?還是內心劇場?影片以獨特形式,呈現人們的內在真實。


場次資訊

 

►2022 TIDF 5.06-5.15,京站威秀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國家影視廳中心

​►影展手冊下載



6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