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見·省思 李小鏡|傅爾得 專欄



或許,我們從來沒想過,有生之年會碰到一個瘟疫、氣候危機、戰爭相繼爆發的時代。

當我們在一種臨時的應急式生活狀態,被迫進入到臨時的常態化中時,焦慮與不確定性也成了常態。被巨大的末世感所籠罩,成為我們當下的集體情緒。



此時,再來看藝術家李小鏡持續多年來所創作的一系列作品,便會感慨,他以一種當下的姿態,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廣博的時間尺度。

這尺度,讓我們得以從當下的焦灼中暫時抽離,回頭看看我們這個物種從哪裡來,又放眼展望我們將會到哪裡去。而更重要的,是回到這樣的大哉問中:我們的本性是什麼?我們與其他物種的區別是什麼?我們該如何與同類和環境共處?

正是因為與其他物種不一樣的特質,我們才稱之為人,我們才創造了文明,我們也才能在那麼多次與瘟疫的交手中存活下來。但是,也正因為人性,我們也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嚴重的環境危機和貧富不均,以及,再一次對文明所進行的自毀式衝突與戰爭,等等。



通過「創見.省思 李小鏡」一書,重新欣賞一遍藝術家李小鏡多年來的創作的同時,愈發珍惜他作品所提供的當代視角和時間尺度。

他的作品有著冷眼旁觀人類的藝術價值,如此,我們才可以借著其作品的刺激,去看看山有多高,山上的風在如何吹;去想想海底有多深,我們人類物種如何從那裡慢慢演化而來;去猜猜宇宙有多遠,我們又將以何種姿態從大爆炸的中心向外離散。

而其去年發表的最新作品中,特別是那件浮空投影動畫裝置作品《Shuffle》,那兩位隨著音樂節拍而律動舞步的快樂豬小姐,似乎可以讓人產生一種錯覺:只要音樂永遠循環下去,我們的美好時代就會永遠循環。而那錯覺,真的是身處當下這個悲哀時代的一絲安慰。

或許,日後的我們,將無比懷念在這場瘟疫爆發前,我們曾經歷的美好時代。那時人類的苦惱,不是瘟疫和戰爭,而是信息技術發展快得要讓人拼命追趕;是地球日益在變成一個狹小的村莊;是一場看似不可逆轉卻帶來貧富分化等難解問題的全球化。



李小鏡相關影片

壹傳媒 TVBS



 

《作者》


傅爾得

專欄作家、策展人。多年來一直深耕影像領域的專欄與專題書寫,著有:《一個人的文藝復興》(2016)、《肌理之下》(2018)、《在場:親歷11個重要美術館攝影展》(2021)、《對話:21位重塑當代攝影的藝術家》(2021)。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專欄文章以提供交流為主,反映作者意見,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59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