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玩樂與遊走的犯罪⾏為】──新銳 蘇長慶

更新日期:1月 3

May 13· 4 min read

攝影蕭宇軒

蘇長慶,1995 年出⽣於台北,關注政治、體制差異與世代衝突。⽬前遊走在邊緣,什麼都先不做。2018年參與⾼雄攝影節、台南國際攝影節,Young Photo;2019 年參與Wonder Foto Day 台北國際攝影藝術交流展。

訪談當天我們約在他家樓下的咖啡廳。⼀進⾨時,他已坐在店內;亂中有序的鬈髮、⾊塊駁雜的襯衫,他熱烈地上前問我吃飽沒、招呼著我入座。

|超速給政府看 一句話便道盡的創作核心,絲毫無損作品的力度與完整性。 若你留神,一張張畫面晦暗、噪點點濃重的影像,凝結了刻意超速的駕駛與測速相機之間,攝者與被攝者相對位置的拉扯中的張力;漆黑夜色裡一座座的場景,似乎更映照出柏格曼(Ingmar Bergman)眼中,虛實交錯難辨的「狼的時刻」,既突兀卻又出乎意料地寫實。

|轉向自己 聊起創作歷程時長慶提到,在經過了求學階段形式、題材不拘的摸索後,一一排除了極具議題性但和自己牽連不深的主題,轉而回歸對家鄉、生存環境等個體經驗的關照。夜衝行程享受著微顫快感、沁入夜風的同時,十幾張的罰單也沒少繳過。某次凝視著罰單時,他突然意識到:「它(政府)為什麼可以拍我、憑什麼紀錄我在這個地方的任何行為?」林立的超速鏡頭、強迫觀看的在場證明,具象了一座無孔不入的監視網,挑起他作為公民的敏感神經。

|我把國家的錢還給國家 關於創作過程,他還有故事要說。這次計畫是由24 屆台大藝術季承接教育部經費所補助, 「其實我很早就有提醒(他們),我會展出我的罰單。」他說道。在行政機關的默許之下, 最終他仍用「照片製造費用」、「輸出費用」等名目核銷,圓滑地錯開了體制間的碰撞。 饒富趣味地看著政府的錢從一個部門流轉至另一部門的同時,其餘經費他透過捐贈、補貼等方式,幫助了社會末端的資源回收者與保護流浪動物的協會,似乎不無荒謬地用一種更為「實 質」的方式,將錢回饋給了這個國家。

|這個行為到底是什麼 「對我來說,這些照片像是我行為的殘渣、垃圾,是一種(超速的)證據。但證據不是最重要的,它只證明了事情的存在;重要的是過程。」帶著照片四處參展時他覺察, 大部分看者往往忽略了一項重要的創作意圖:為什麼那晚他要重複地超速?累積了一次次「田野調查」的經驗,群聚的少年、逡巡的流浪動物、穿梭的資源回收者等實景,成了構成他心底關於夜衝場景不可或缺的意象。在月風高的那晚,此起彼落的閃光— 攫取他刻意置入各個異色場所的元素,透過構圖受限且畫質粗礪的媒材,最終幽微地凝鍊紙上。依稀聽到蹲聚 路邊男女們的低語、遊蕩生靈的步伐、柏油路上車胎的喧囂,我們見證著一張張低調的相紙們,逐漸褪去作為證據的身份,而閃現著場所的精神性本質。

|結語 訪問末了當問到未來拍攝計畫時,長慶提到:「我關心的還是我們和政府權 的關係。這種挑釁的行為有各種方式,除了超速外,如何在它的面前再展現?」雖然這次作品囿於低畫質, 在了解創作意圖後似乎便失去其凝視價值,也令人惋惜地失去 「以相片作為載體」之必然; 且其不可逃脫的被動性,更壓抑觀者探索作品其他面向的可能,侷限了作者顯然豐沛的論述。 但我能感覺到,促發長慶創作的是一股對體制、規範深沈的批判力道,而他正收攏著一束讓靈光透入社會暗角的光。

『訪談:蕭宇軒』 個人網站連結:https://www.instagram.com/asas.12348/

41 次瀏覽

© 2019 By 1 IMAGE ART Productions.

Proudly created by 1 IMAGE ART

  • Grey Instagram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 Grey Facebook Icon